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登录 | 注册
滚动新闻:
站内搜索:  
 
海峡都市报
晋江经济报
福建日报
海峡导报
石狮日报
住在宁德
乐在宁德
国内/国际
购在宁德
消费维权
理财/军事
行在宁德
健康/情感
娱乐/体育
教育
专题
投稿
图片 曝光台
宁德中小在线
宁德人才网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宁德频道> 健康 > 正文
中国将地沟油引向工业用油陷困境 每年一半回流餐桌
www.fjsen.com 2011-09-27 16:48   来源:中新网    我来说两句

    “这还是国家打击力度大,小商小贩会把地沟油卖给有资质的企业,不打击的时候他们就把收集到的油买到黑市。”

    黑市价更高。据青岛福瑞斯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郑德文介绍,非法食用油加工厂的收购价每吨高达5200元,但他们公司只能给出每吨4200元的价格。据郑德文了解,北京的非法食用油加工厂的收购价更高达每吨6000至7000元,生物柴油加工企业却只能付出每吨5500到6000元。

    并不是生物柴油企业吝啬,而是生产生物柴油利润甚微,无力承担更高的收购价。

 

    王金福教授也证实了这种状况。“由于地沟油被每吨八九千元的高价半路劫走,柴油生产商只能使用比地沟油更次等的‘皂脚’”。皂脚,即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较高的油,是地沟油中的残次品,在高温下容易变质,颜色较地沟油更黑,纯度不好,生产程序便更为复杂。“若以品质较好的地沟油为原料,出油率会比较高。但工厂确实出不了那么高的价。”

    在原料收集上,还有另一个问题困扰着鲁西诺:有资质或没有资质的废油脂回收企业,将废油脂卖给中间加工环节企业时,都没有增值税票,但生产型企业销售时必须出具增值税票。

    “我以每吨5500元的价格收进来,再加上17%的增值税,一下子就到了6000多元,再加上中间环节的制造费用,成本就接近7000块钱,而销售价格大概是7500块,基本无利可图。”

    进餐馆容易,进加油站难

    “食用油进入小餐馆,很容易就卖出去了;但生物柴油要想进入加油站,却不容易。”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车用燃料排放实验室主任岳欣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自1988年废油脂转化为生物柴油的技术在德国问世以来,世界各国均纷纷加入这一行列,并制订相应的行业标准。但直到2007年,中国才出台了《BD100标准》,可是并没有进一步明确生物柴油和石化柴油的相关掺混比标准,限制了生物柴油企业正常进入流通领域。直到三年之后的2010年9月,国家又发布了《生物柴油调和燃料B5》标准,并于今年2月正式实施,至此,才从政策层面上,为生物柴油产品进入正规流通渠道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然而,鲁西诺依然感到信心不足。“国家没有强调让中石油、中石化来帮忙消化这个产品,导致生物柴油企业没有一个固定的接收销售单位,势必造成销售量不稳定。”他说,“在成本一再提高的情况下,企业依然难以判断未来的市场。”

    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攀升,从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制造生物柴油所需的地沟油、棉籽等原料价格涨幅也近50%,而成品生物柴油价格则由国家定价,始终维持在每吨5100元人民币。但美国、韩国等发达国家,则强制要求实施2%的生物柴油掺混政策,以支持废油回收和生物柴油制造业。

    中国生物质能专业委员会主任、中科院广州能源所所长吴创之最近在一次学术会议上表示,“我国生物柴油产业远远没有形成。”中国生物柴油企业以小厂居多,最大规模不过年产5万吨左右,原料以废油为主,质量参差不齐,价格受各种行业因素影响很大。

    今年,国家明确了废弃动植物油生产生物柴油的免税办法,相当于每吨补贴800至1000元,不过,这笔补贴如何到达企业,尚是未知,而面对日益缩水的利润空间和有限的销售渠道,一些厂家已暂停了生物柴油的生产,有些则转而生产高附加值化工产品。

    岳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国有些企业的生物柴油制品已出口欧洲,这一方面表明,这些企业的产品已达到国际标准,另一方面,则可看出西方国家对碳减排的考虑,早早地将生物柴油的使用纳入日常能源范围。

    “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并不是老百姓不愿意使用生物柴油,而是根本用不上生物柴油。”她说。

责任编辑:林黄丽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