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宁德 > 正文

车毁人亡赔人一万 中国人保勘查现场竟收费1500元

nd.fjsen.com  2012-03-15 11:24:09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东南网-海峡消费报3月15日讯(记者 王莉兰)

幸福的家庭每每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2012年1月22日,除夕夜。对于一般的家庭而言,又是一个合家团聚,幸福喜庆的时刻,而对于谢基杰一家而言,却是噩梦与痛苦的开始。

除夕夜车毁人亡,一家人陷入困境

1月22日,除夕,天色已晚。年仅24岁的谢基杰,借了小姑父的轿车送亲戚回家,在驾车返回的路上,坠落山崖,车毁人亡。

家人经过一夜焦灼地等待与寻找,1月23日下午才找到位于宁德市蕉城区虎贝乡的事发地点。但谢基杰冰冷僵硬的身体告诉他们,以后任何一个除夕夜,他都不可能再回来团聚,他永远地离开了。

宁德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该起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如下:2012年1月22日18时00分,谢基杰驾驶闽A3653K小型轿车沿县道901线由洋中镇天湖村往虎贝乡上保村方向行驶,途经肇事路段,车辆坠入山下,造成谢基杰死亡,轿车损坏。

谢基杰是虎贝乡上保村人,家境贫寒,父母年近五旬,一家人靠务农养家糊口。爷爷奶奶都还健在,爷爷今年88岁,患有高血压,几乎出不了门;奶奶76岁,患有糖尿病,整天吃药;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早早辍学,无业在家。

谢基杰的父母说,基杰是他们全家的顶梁柱,是全家的希望,他这一走,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提起基杰,父亲就开始抽搐,必须吃镇定药,还要好几个人帮他揉搓身体才能缓解。村里乡亲说,自从基杰出事后,他的父母几乎都不出门了。

谢基杰的伯父谢乃根告诉本报记者,谢基杰的家庭情况很困难,本来靠着他挣钱刚开始有起色,家里人刚开始有了点盼头,但他突然就这样走了,家里的担子又全部压在了父母肩上。“光丧葬费用就花了好几万元,家里的爷爷奶奶要赡养,弟弟妹妹要抚养,每天老的老小的小,张口就要吃饭,再加上他本来就是全家精神寄托,也难怪他父母觉得天一下子塌了。”


中国人保勘查现场收费1500元,未给任何凭据

1月23日,事发后第一时间,谢基杰的姑父、车主许家应向中国人保公司报案。“人保工作人员并没有第一时间到现场勘查,过了十几天后才通知我去现场。我元宵节过完就去外地了,之后才接到电话,又特意赶回来。”

对此,受福州分公司委托的中国人保宁德支公司工作人员陈敏表示,交警第一时间就到事故现场去了,他们根据向交警了解的事故现场情况,判定车辆应该是“全损”了,没有必要进行维修,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去事故现场进行查勘定损和施救。

另外,让许家应觉得很不合理的,还有保险公司勘查现场的收费问题。“他开始打电话通知我带3000元去,说车子翻了,拍不到车架号,要请人翻车,这个费用要我先支付。”许家应说,当时为此事和陈敏在电话里大吵一架,他觉得拍车架号照片是人保公司的事情,没理由车主替保险公司买单或垫付。许家应说,当时陈敏在电话里就急了,大声说“没钱我就不去拍”。

许家应说后来想想,拖下去不是办法,为了能尽早拿到理赔的钱,生气归生气,他还是马上动身,带着3000元现金赶回了宁德。

“陈敏带了一个人和我一起到了事故现场,结果根本没动车子一下,那个人只是趴到车子下面就拍到了车架号的照片,陈敏主动提出我只要给1500元就可以了。给了钱之后,我要求给发票或收据,可他们没给,说叫我放心,到时理赔的时候,福州公司会把这笔钱一起给我。可是手上没有凭证叫我怎么放心呢?保险公司理赔动不动就要客户提供一大堆凭证,怎么自己对客户就只是随便的口头承诺?”许家应觉得拍照这么简单的事情,本来陈敏自己就可以做,而且也应该他做,而不是花1500元请人来拍照,还不给收据。

3月12日,记者电话采访中国人保宁德支公司工作人员陈敏。他承认对许家应说过“没钱我就不去拍”的话,陈敏表示:“这笔费用我是向福州分公司申请过的,公司同意支付,我才通知他先垫付,之后福州分公司会还他,如果他不先给钱,我当然没法拍。至于收据,我是没给他,我已经上传到公司的网上了,到时公司会还他就是了。”

至于该不该花1500元钱请人拍照,陈敏向记者解释:“拍照是我的工作职责没错,但事故现场那么远,我总不能随便就跑一趟,然后发现要翻车再跑回来叫人吧?我是通过交警拍的现场图片和描述判断,如果不翻车就拍不到车架号,而且我一个人也没办法翻车,所以请人帮忙,但到了现场才发现其实不要翻车,所以我也主动降低价格。人毕竟已请了,来回也花了他几小时时间,肯定要给些钱。”


保险理赔迟迟无音讯,车主每月仍在还车贷

谢基杰生前没购买过任何人寿保险,而许家应的别克新凯越轿车,自从2009年6月在福州仓山区盖山投资区别克4S店购置起,三年来连续在该店买的“全险”。

许家应说,当时购买的车身价是10万多元,全部做好是12万元左右。由于自己不识几个大字,几年来车险一直都由车行工作人员帮其代购,代购人员只告诉他买的是“全险”,出了事都有赔,并没有向其具体解释什么是“全险”,也没有告知其免责条款。所以他一直觉得“全保”就是“包赔一切”。

但事实并不如许家应所想。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福州分公司经过查勘定损,认定他的车“全损”,没有必要再进行维修。记者从双方签订的机动车保险单(正本)看到,许家应购买的别克SGM7165MTB轿车的新车购置价是78030元,其中机动车损失保险的保险金额/责任限额是78030元。中国人保福州分公司告诉许家应,他的车经过折旧后赔偿金额在五万七到六万元之间。人员伤亡赔偿金额一万元。

许家应一听懵了:“不是说全都有赔吗?怎么我花12万元买的车现在才赔五万多元呢?人才赔1万元家属也接受不了啊。”

对于许家应的质疑,人保方面曾叫他到福州协商过一次,但没有结果。3月11日,许家应告诉记者,从那之后,人保公司的工作人员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3月12日,记者就双方赔偿金额、如何赔偿等问题采访了负责此案理赔工作的中国人保福州分公司理赔岗工作人员朱有志,朱有志一听是记者,马上表示关于理赔问题他只能和当事人谈,记者不是当事人,无权知道任何相关信息,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现在,许家应和记者说他最郁闷的是:车子没了,保险理赔没音讯了,而且因为当时买车贷款3年,所以他现在每月仍然还要支出2300元还车贷。“1月份车子就没了,我还要继续还半年共13800元的车贷,理赔的钱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能拿到。”

  • 责任编辑:余瑧     标签:谢基杰,中国人保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