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新闻 > 正文

曹文轩谈儿童文学:总将儿童性与儿童的观念混为一谈

nd.fjsen.com  2015-07-03 17:55:55 曹文轩 来源:人民网  我来说两句

这些作家认为儿童的精神世界并非一块白板,不仅不是白板,而且还有许多我们成人所没有的思想和境界。这些思想和境界,其深刻、隽永,是成年人根本无法达到的。儿童是先天的智者和哲人,成人应当老老实实地、谦卑地向由他们“创造”的儿童学习。这些年,我们总能在不同的场合听到一些儿童文学作家和一些儿童文学批评者们心悦诚服地诉说他们的心得:成人的老师——不,导师——是儿童。成人面对儿童时,要做出倾听和接受的姿态。

又有一路儿童文学,契合儿童性,但也同时承载观念。写此类作品的儿童文学作家,自觉不自觉地承认了这样一个事实:儿童呱呱坠地时,只有生物性的意识而无精神性的意识,他们仅仅是作为一个人的可能性来到这个世界的,只有受到良好的观念的指引,才能化蛹为蝶,成为真正的人。但他们在利用儿童文学进行观念植入时,始终很在意儿童性,竭力避免观念对儿童性造成伤害,认为,欲要植入的观念与儿童性之间不应构成冲突,而要适合儿童性,与儿童性相谐不悖。

还有一路儿童文学,承载观念,并以观念改造儿童性。这一路儿童文学作家,表现出了强烈的主观能动性。他们明确了一点——儿童的精神世界是以白板的形象出现的,还明确了另一点——所谓的儿童性并不都是合理的,它在许多方面需要改造,而改造的方式之一,就是通过儿童文学将有益的观念传导给儿童。

这一路的儿童文学作家在儿童观上,显然是与“儿童本位”的儿童观相悖的,至少,是在潜意识中不接受该思想的。他们也许并不像某些人所批评的那样“不民主”,但他们确实是将儿童当成另样的人来看待:他们是人,但却是未长成的人。他们不仅需要物质上的照料,还需要精神上的照料。他们是被教育者,而成人是教育者。这一关系,是天经地义的,是教育伦理,是不可怀疑,更不可颠覆的。在这一点上,他们经常与儿童本位主义者发生冲突,甚至是激烈的冲突。

两者之间争论的焦点自然要回到儿童性上:儿童性是天然的,但天然的是否就都是合理的?

相对于前两路儿童文学作家,这一路儿童文学作家会更多地强调儿童文学在儿童正确世界观的树立方面应当起的作用。改造、净化、抑制、提升等词语,都会成为他们叙述儿童文学意义的重要字眼儿。他们坚决反对一个儿童文学作家毫无原则地充当儿童的代言人,为儿童性进行无条件的辩护,他们甚至指责那些一味顺从儿童性、迎合儿童性的同行以那样的文字喂养儿童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甚至怀疑对方的写作目的和动机。

他们反对教化,但并不反对观念对儿童性的护理和冲击。他们承认儿童文学的愉悦功能,但反对只是以愉悦为功能。他们对儿童性并非熟视无睹,同样也会在写作之时体会儿童性以使自己的文字成为儿童所喜欢的文字,但也始终认为他们有责任通过文字使儿童性中的不合理部分得到必要的阻遏和涤荡,使儿童在阅读与欣赏的过程中接受人类文明的熏陶和洗礼。他们很反感对儿童地位的过分抬高、对儿童精神世界的乌托邦式的夸耀,他们坚定不移地认为儿童是“被教育者”。

我们承认儿童性和儿童的观念之间存在关联——更准确地说,我们可以让它们之间建立联系。儿童文学的学问,也就是在如何确定它们之间的关系和如何建立它们之间的关系上。也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显示着一个成熟的儿童文学作家与一个不成熟的儿童文学作家之间的区别。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儿童 文学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