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人文闽东 > 正文

童年的四合院

nd.fjsen.com  2016-02-14 09:49:03 蓝雨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2月新人 蓝雨,1976年生,福鼎市人。杂志编辑。在《中国诗歌》等报刊发表诗歌,新作之二——

东南网2月14日讯(福建日报 蓝雨)

幽暗薄明,房间里,唯一的一扇窗挤进一丝微光。天,还没亮。

一扇窗,掀开的即将是光明,黑暗即将离去。这一刻,我在默默守候黎明的到来。

窗外,是个怎样诱人的天地:大片大片的农田,应和着蛙声虫鸣,青草花香。可它们此刻还在睡梦中,在等待被催醒。

终于,尖利的鸟儿一声一声地叫响,此起彼伏,渐渐地,鸡鸣狗吠……

随着隔壁舅舅的一声咳嗽,天终于亮了。

木质的窗户,用支架撑开,第一缕晨曦透进,照在外婆古老的雕花大床上。

这一丝微光从我的童年一直扑闪到现在……

一根长长的粗大的圆木棍被移开,厚重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

整座四合院苏醒了。

外婆在灶间生火烧水做饭,院内的大人小孩也渐次起床。我搬了张小小的椅凳,坐在大门外的围墙边,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早起的农人,扛着锄头从面前走过,有多少风声在搬运流光,就有多少欢笑留在田间。

小我一岁的表弟,常常会在玩累时,跑到大院门前的一块菜瓜地上,用脏脏的手掰下一个瓜,再一掰两半,他一瓣我一瓣,脆甜、鲜香。

田埂边是我们不断奔跑玩耍的地方,高高的玉米地、甘蔗林、稻田等,总有无穷的乐趣。黄澄澄,金灿灿,绿油油,白花花,从田间流向心间的就是这些自然的色泽。

盛夏时节,整个四合院都弥漫着茉莉花香。

大院侧门外的一大片茉莉花园,阿姨们都会在午后戴上遮阳帽,披着白纱衣,去采摘茉莉花,浓郁的花香飘十里,仿佛徜徉在花海中。

一朵一朵洁白的花在绿叶当中点缀,饱满丰润。阿姨们采摘完之后,装在尼龙网袋里,等着有人来收购。每年此时,四合院是热闹的,好多村子里的人,从他们自家采完茉莉花后,都会等在院里,让来收购的人带走。

阿姨们有时会把茉莉花戴在头上,或别在衣服上,或放一把在房间里,浓郁的香味久久不会散去。

调皮的小姨偶尔也会把刚采摘下来的茉莉花蕾塞在鼻孔里,太香了,这时外婆就会嗔怪道:“不能这样闻,会破坏鼻子嗅觉的。”

在童年,这一大片的茉莉花,这一抹的浓香,是无法抹去的记忆。尽管现在基本很难看到茉莉花园了,但弥漫在四合院里的茉莉花香,不曾离去。

四合院的后门也是大片的农田,田埂边有一条小溪流,清澈甘洌,它滋养着院里及过往的人们。

清晨,女人们在这里洗涤衣物,傍晚,下地干活回家的男人们,会在清溪里洗去一天的疲累,而孩子们时不时地光着脚丫在清溪里蹚水。

离清溪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河面上有座矴步桥,一个个小石墩整齐排列,我们最喜欢在上面蹦来蹦去。

小河边还有一大堆的小石子,对于小孩子来说,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乐园。

夏天的傍晚,我们在河里游泳或洗澡。

很多时候,一只全身灰褐色的水牛会和我们一起泡在河里,它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它的大块头,总给人一种憨憨的感觉,我们这群调皮的孩子也全然不去理会它,似乎它也很喜欢静静远观这群水中嬉戏的孩子。

青砖黑瓦的四合院,是大公和他的兄弟们用勤劳的双手一一堆砌而成的。文革时,差点因为这四合院而被批斗,大公是富农,不算是地主,但外人总把他认为是地主。

随着外婆的离世,与外婆相伴大半辈子的四合院,在我脑中生根、发芽、开出繁茂的枝叶,覆盖着我的天空。我无法从它的羽翼下逃离,只能从日渐模糊而又偶尔清晰的记忆中,一遍一遍地淘洗。

现在,新兴的工业园区在这块平地落座,而四合院,清溪及四周千余亩的农田,就这样落幕,消失。幸好这座四合院被当成古宅保护起来,并没有完全逝去,而是搬迁到另一静谧处。

这座铺满阳光,点染绚烂童年的已“消失”的四合院,在我的脑海中被定格,挥之不去。值得信赖的美好时光,就是会在我们不断往前的人生中愈加光鲜亮丽。这是内心恒久的一种温情。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四合院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