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宁德 > 正文

递一张票据 送一份平安

nd.fjsen.com  2016-04-29 10:56:39 张文奎 刘昭昭 来源:闽东日报  我来说两句

每天一收一接,孙兵至少要重复3000多次。

“您好!收费30元。”“票据请收好,您慢走。”4月28日,在沈海高速宁德北收费站,收费员孙兵一如既往地重复不知一天要说多少遍的话,尽管每天3000多次地举手、收钱、递单让他觉得枯燥又疲倦,但他始终面带微笑。他说:“工作很枯燥,但如果面带微笑,很多司机会回以微笑,说声谢谢,这样会很开心。”

工作内容其实不难,难的是坚持。一年365天,4个收费班三运转,从当天零点到8点一班,8点到下午4点一班,下午4点再到第二天凌晨一班,就像时间齿轮一样,开动就固定地转,不得停歇。

“说是三班倒,但其实工作时间远远超过8个小时,因为交接班需要时间。”站长吴素香说。

上班时间除了和往来司机工作对话外,没有其他多余的话语,不能看手机,不能躺,不能靠,只能坐在椅子上。甚至上厕所都有规定,当班时间只能3次,每次不能超过15分钟。

“最难的是凌晨到早八点的大夜班,要保证过往车辆顺利收费通行,不能打瞌睡,这对身体的损耗非常大,一些20多岁的年轻姑娘两年夜班后看去就像三十几岁的。而且要对抗孤独,车多的时候希望少点,没车的时候又希望有车,都有点神经质了。”副站长陈美丹打趣地说。

因特殊的工作形式,正常的节假日对他们来说是奢望,很多收费员连续七八年没和家人吃年夜饭。

工作的压力更多不是来自于累,而是受到的各种委屈,服务行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让他们很多时候有苦水只能往肚里咽。

“如果有收费员长得漂亮些,一些跑长途的司机就会要电话号码、要微信,甚至有摸手等骚扰行为,刚入职的姑娘常常委屈地在下班后哭。而且跑长途的圈子比较小,一下子传开了,就都堵在那个收费口。”吴素香说。

今年3月,有一个运建材的货车司机,因为车速太快,无法过称收费,收费员要求退回重来一次,结果该司机熄火走人,收费站工作人员忙着做思想工作,一堵就是7个小时。

18岁开始从事收费工作的江华感慨万千,过去公路收费员的职业风光早已不再,20多年的工作带给他的感受是:“每递出一张票据,说明乘客们安全到达,就送出了一份平安,这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有价值。”(张文奎 刘昭昭 文/图)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收费站 收费员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