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人文闽东 > 正文

西部电影能否向丝路电影转型?

nd.fjsen.com  2016-07-06 16:16:36 肖云儒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西部电影”为什么碎片化?那辉煌的一页为什么翻了过去?其实一个电影流派消失并非不得了的事,文艺史上消失的流派很多。艺术流派是特定社会时空、艺术时空和审美时空的产物,时空变了,特定流派的消失便和它的产生一样,带有某种必然性。只是我们应该看到“西部电影”被翻篇给予我们的两点启示。

其一,文化企业的计划经济体制和艺术生产的行政化管理,是“西部电影”式微的重要原因。其二,市场经济下的资源性思维,也使“西部电影”裹足不前。

计划经济体制和艺术生产行政化管理在20多年前,本是电影界的普遍现象。“西部电影”的问题在于,它满足于影片对黄土地和农耕文明进行沉重的人文反思,但对于如何走出这沉重的荫蔽则思考不够、气力不足。尤其是忽略了将影片对传统的反思勇气和反思成果运用到文化企业管理的转轨、改革、提升上来,从而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疾步走出传统文化的笼罩,让自己顺势成为电影市场和时代审美的弄潮儿。

本来,囊括了整整十二省、市、自治区的中国西部,远不仅仅是黄土地,还有海量的现实空间和文化空间、海量的创作题材供我们驰骋:多民族共居形成的绚丽多姿的生活风情、民间风习、精神风骨、性格风貌;广袤大地上的山脉、高原、沙漠、草原和江河湖海,储藏了多少带有传奇色彩的悬疑故事。但行政力量对文艺创作进行行政性区隔的老做派,却成了当年西部片停留于黄土地反思的一个潜在原因。在行政区隔观念的影响下,一度有人主张文艺主要应该反映(实际是宣传)好本地区,尽量少涉足别的省、区,这就极大局限了“西部电影”的视野,影响它真正走向西部乃至全国。行政管理的确是有疆域的,但文化本无疆域,市场本无疆域。弄不清楚这个界线,西部电影便常常局限在沉重的黄土地反思之中,最后把自己反思得直不起腰来。

文化资源是不可能由地域垄断的。有一年,我参与文化部全国舞台精品工程的评委会,去上海看他们创作的京剧《唐太宗与魏征》 ,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殷一璀会见评委,当介绍到我是陕西来的,她热情地说:“肖老师我要专门跟你握个手。 ”为什么?她说《唐太宗与魏征》这个戏,题材发生在唐长安,导演陈薪伊是从西安调到全总文工团的,主演尚长荣是从陕西京剧院调到上海京剧院的,戏的素材、导演、主演都是陕西贡献的,因此要感谢你们。但最后它得的大奖,当然是属于上海的。这就说明文化资源不能地域垄断。美国都能拍“花木兰” ,拍“功夫熊猫” !你不能尽好尽快地将资源转化成产品,让别人拿了去能怪谁?市场不相信眼泪。

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艺术生产的思维不应依然是资源主体型,还是有什么艺术资源就做什么艺术产品。以资源为主体的企业思维和创作思维,一旦主宰了艺术生产和文化市场,是非常滞后的。一谈文化产业,就是打造周秦汉唐,开掘黄土地文化,岂不知它们只是艺术创作的潜在资源,并不是可以上市的产品。资源并没有形成艺术生产力,好作品、好产品、好品牌才是力量,才能在市场流通中产生增值效益。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西部电影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