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人文闽东 > 正文

西部电影能否向丝路电影转型?

nd.fjsen.com  2016-07-06 16:16:36 肖云儒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西部电影”面临新机遇

我并没有执意要恢复“西部电影”这个称谓的意思,称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该清晰地感受到,“西部电影”正面临着一个可能再度崛起的新的历史机遇和时代机遇。这才是最关键的。2014年我坐汽车在丝路8个国家跑了一遍,由西安到罗马,对这种机遇有了尤为深刻的感受。

第一个机遇,就是“一带一路”倡议给予“丝路-西部电影”的发展机遇。西部是什么?就是陆上丝路的中国段。建设“一带一路”的壮丽实践正在全球60多个国家渐次拉开序幕,这不但以前所未有的幅员和深度展现了当代西部生活的多彩景观,而且为西部生活的国际化,为西部艺术与丝路艺术的接轨,为中国“西部电影”向国际“丝路电影”的提升、转型,提供了无比丰富、无比鲜活的现实生活和文化架构基础。它能够使我们从一个新的视野和高度重新开掘、体味西部的审美内蕴,使其发散出沉香木般的芳香。如何借“一带一路”之实践、之势头、之气场,重新思考、振兴“丝路-西部电影” ,已经是摆在中国影人面前一个迫切的任务。

丝路和西部可以拍电影的故事太多了。几代敦煌人,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都是身许西部的典范。樊锦诗,苏州女子、当年北大毕业生。我采访她时问她,“为什么当年北大毕业要来敦煌呢?不能去故宫博物院吗? ”“可以呀,但我傻啊,那时候只想当专家,要当文物专家最好的地方就是敦煌。我就来了,来了就舍不得走了,一辈子舍不得走了……”

现在有人反复地拍玄奘,玄奘太家喻户晓了,为什么不关注一下比玄奘早两百多年的丝路拓荒者法显呢?他是第一个走遍了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人,有着非常惊险的经历。从狮子国(斯里兰卡)回国时,船被狂风刮到印度尼西亚,辗转多年才艰难回到中国的青岛港。现在写张骞的也很多,写班超的却很少。而班超的人生故事具有更多的电影观赏性。他常在月黑风高夜潜入敌营取上将首级。在《马可·波罗游记》第42章、 43章、 44章整整三章中,写了从长安出发,经过宝鸡,翻越秦岭,到达汉中,再翻越大巴山到达成都平原的整个过程。有些地方写得非常细,甚至写到了汉中百姓多种生姜,翻山北运契丹去换钱。

这些还只是历史题材,丝路的现实题材更是鲜活丰富。沿路各国在共商、共建、打造命运共同体的实践中,在实现“五通”尤其是民心相通的过程中,有多少国际友谊、民族交往和文化融汇的生动故事可以入书入画入乐,可以搬上银幕。而沿路各国政治经济互通、民间生活互融的过程,其实也正是文化坐标、艺术观念、艺术经验互通互学的过程,这对“丝路-西部电影”的国际化当然大有禆益。需要着意强调的是,对生活题材一定要进行电影美学的转化。如果只从题材出发,而不能有效地转化为文学和影视审美对象,不能提炼独有的审美品格,缺乏人物性格的塑造、细节亮点的铺陈、心态感情的表达,好电影仍然是空谈。

“一带一路”沿线具有世界影响的电影节并不多,著名者首推世界最早、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的意大利威尼斯电影节,进入前15名的还有印度国际电影节、开罗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等。从2014年开始,中国陕西与福建开始轮办丝路国际电影节。这个电影节虽然年轻,只办了两届,但以它明晰的主旨和范围,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自古以来丝路的国际化格局决定了电影节的国际化格局。依托各囯共建丝路的政治、经济、社会合力,依托“一带一路”历史文化和现实生活的大背景,丝路国际电影节在探索跨国投资,跨国题材,跨国拍摄,跨国营销,以及作者、编导、演员的跨国合作等许多方面,都有非常大的潜力。这使它在中国电影业界有了优势。打造好丝路国际电影节不但能推动西部电影的转型升级,对中国电影全方位走向世界、对“一带一路”愿景的实现也极具意义。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西部电影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