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艺术名家 > 正文

最真切的灵魂“自白”——我所认识的屠岸先生

nd.fjsen.com  2016-08-01 16:37:50 金波 来源:中国艺术报  我来说两句

《屠岸诗文集》出版座谈会召开

近日,《屠岸诗文集》出版座谈会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召开。屠岸先生是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出版家,1923年生于江苏省常州市,原名蒋壁厚。家学深厚,并受母亲影响热爱诗歌和文学创作。他从少年时代开始写诗,80年笔耕不辍。屠岸先生一生著述丰厚,有诗集《萱阴阁诗抄》《屠岸十四行诗》《哑歌人的自白》《深秋有如初春》《夜灯红处课儿诗》,散文诗集《诗爱者的自白》,文化随笔《倾听人类灵魂的声音》,文学评论集《诗论·文论·剧论》,散文集《霜降文存》,口述自传《生正逢时》等。今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8卷本的《屠岸诗文集》,将上述作品集悉数收入,同时又整理收入了大量集外散篇作品。还收入了屠岸先生早年为躲避战乱而与家人辗转迁徙的逃难实录《漂流记》,稚气清爽的文字间还保留了许多幅屠岸先生当时的精彩绘画写生作品。文集共260多万字,可以说是屠岸先生除翻译之外的文学写作汇总性文集。

《屠岸诗文集》的出版,不仅是他个人文学创作的一个阶段性的小结,也是让广大读者倾听到了一种声音——中国现当代文学发展史上,一位老作家所传达出的“人类灵魂的声音”。在这部人类灵魂的大合唱里,也有他70多年创作生涯响亮的、绵延不断的声音。这是他最直接、最真切的灵魂“自白”。他的“自白”和“人类灵魂的声音”融合在一起,汇合成这个时代的诗的交响乐。

屠岸的诗文以及他的译作,拥有众多的读者。我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手不释卷地阅读他翻译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那时候,我还年轻,我视屠岸先生为我尊敬的文学前辈。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我又读到了他翻译的《一个孩子的诗园》。这本诗集的出版,对于中国儿童诗的创作和发展影响很大,它开阔了中国儿童文学的创作视野,活跃了思路,发挥了借鉴作用。屠岸先生作为一个诗人和理论批评家,他不仅给我们翻译了这本优秀的诗集,还回忆了自己的童年和阐述了对儿童诗创作的思考。他深刻地认识到儿童心理状态和儿童情趣在创作中的重要性,他认为带着“童年记忆”为孩子创作,这是至关紧要的。读这本诗集,我自认为遇到了一位知音、一位亦师亦友的知音。后来,我又读了他大量的诗、散文和理论批评,特别是他的《哑歌人的自白》《夜灯红处课儿诗》,不少诗作是以一个少年人的视角,表现那个动荡的时代和纯真热烈的情怀给生活带来的暖色和希望。此后,他的诗文更鲜明生动地展示了他内心世界明亮的一角,那就是他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他说:“闭下眼睛和睁开眼睛,/伴你到童话国进进出出。”到了2011年,他年近90岁时,更是直接为孩子创作了《儿童诗一束》(十八首)。他有一首《安徒生爷爷》,这样写道:“我见到了安徒生爷爷,/真的真的,谁骗你?/我见到了安徒生爷爷,/他坐在金色大厅里。//大师们坐在金椅上,/安徒生爷爷坐在其中。/他的左边是莎士比亚,/他的右边是曹雪芹。//卖火柴的小女孩呀,/堂吉诃德搀着她的左手,阿Q搀着她的右手,/正攀登天梯往上走。”结尾写道:

天使在云端里轻声说:

撒旦才讲“小儿科”!

我曾在多处朗诵这首诗,引发了热烈的掌声。儿童文学界为屠岸先生鼓掌,感动于他对儿童文学的理解和支持。一个有童心的人是到处受到欢迎的。而那个时刻,我把屠岸先生视作兄长,心中怀着一种像“发小”一样的亲密感情。因为我们都爱孩子,都像孩子,有一颗童心。

他对亲人、对家庭那种体贴入微的感情,更是让我动容。他的女儿因为一只眼睛几近失明。他便在女儿53岁生日时,赠诗给她:“黑夜有千万只眼睛,/白天只有一只,/而灿烂世界的光辉啊,/随着夕阳而消逝。/心智有千万只眼睛,/心灵只有一只/而全部生命的光辉淡去,/在爱情终结时。”他还在信中写道:“有一只眼睛的人有福了,因为那是心灵的眼睛。”他不但给亲人写诗,还在家里组织亲人欣赏诗,每周一次诗的聚会。这是何等亲密、何等温馨、何等高贵的艺术享受。在那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里,人人都将诗储之胸臆,细细寻绎,抚爱不倦,一生享用,这是大爱带来的大幸福!

屠岸一生永葆童心,对孩子的事情尽心尽力。我和他曾经一同进校园,为孩子讲诗,讲阅读。他尊重孩子,每次他都认真准备,一丝不苟。他对孩子耐心,知心,柔情似水。因此,尽管他已是93岁高龄,他仍有着坚韧强大的生命力。

他众多的诗文是他内心的自白,这“自白”有时像深沉的洞箫,有时像幽细的小提琴,有时像洪亮的牧歌,有时像热烈的唢呐,有时像有力的鼓声。他一路走来,“朝顶诗神缪斯,一生无怨无悔”。(记者 金涛)

  • 责任编辑:谢惠丽     标签:屠岸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