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本网原创 > 正文

假如失去方言,福鼎将会怎样?

——碗窑九月九“传话节”引发的思考

nd.fjsen.com  2016-10-25 10:02:41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IMG_9151

图为碗窑“凤谷”旅游景点。

东南网宁德10月25日讯(良东 海棠/文 倩倩 小红/图)碗窑举办重阳“传话节”的本意是要把碗窑话传承下去。如今,重阳节过去不到半个月,来碗窑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这里恬静悠闲的田园风光,让许多人伫足流连。与日渐“红火”的碗窑乡村旅游态势相比,碗窑话传承的局面则越发显得“冷清”。游山玩水的人们用普通话、福鼎话高声谈笑,殷勤接待的碗窑人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与自然风光一样成为碗窑独特“标签”的碗窑话,正在濒临流失。

农历九月九,是中国民间登高祭祖的传统节日。在福鼎市点头镇观洋村碗窑自然村,历来都有在这个节日举行各种祭祀纪念活动的习俗。去年,村里十多位村民自发组织筹委会,把活动定名为“传话节”,意图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吸引更多人参与,“把碗窑话传承下去”。

重阳节的雨水没有浇熄人们参与第二届“传话节”的热情,全村30余户一百多人加上数十位嘉宾,兴致盎然地欣赏了由村民自发组织表演的广场舞、采茶舞、舞龙灯等节目。然而,热闹的场面仅是表象,透过表象我们看到的是碗窑方言令人堪虞的现状。

IMG_8845

图为余振欢教孩子们说碗窑话。

现状:碗窑话濒临失传     

整场活动,筹委会负责人余振欢显得特别忙碌,一人分饰多角:接待、主持、歌手,还担任“碗窑话讲师”,在现场临时搭建的简易学堂教小朋友们说碗窑话;在有奖问答环节,他是主持兼发奖,竭力“引导”人们答对问题;在“考媳妇”环节,他是司仪兼评委,虽然答案已提前告知“小媳妇们”,但有人还是会答错,余振欢显得焦急又无奈。毕竟,对于这些基本上是“90后”的年轻人,类似“父亲=叶”、“衣服=说”这样的方言太难掌握了。活动最后,全村聚餐,人们用普通话和福鼎话谈笑甚欢,反而使余振欢与村民用碗窑话“行酒令”的场面变成一道“风景”,众人逗笑围观。本应在“传话节”唱主角的碗窑话,在活动结束烟消人散之后,又要重新审视面临消失的严峻课题。

“传话节”现场,东南网福鼎频道的记者随机采访了二十多位不同年龄段的群众,发现:20岁以下的人基本表示“听不懂也讲不来,也不想学”;20岁至40岁的人表示“会听一点,不太会讲,平时一般讲福鼎话”;40岁以上的则表示:“会讲一些,太生僻的词就不会了。在家里偶尔会教孩子们讲。”余振欢说:“我自己平常在家也讲的是福鼎话。现在会讲碗窑话的人越来越少了,像我这种能用碗窑话进行对话交流的,全村不超过30人,且都年纪已高。算上会讲一两句的,也就两百多人,而且很多去外地打工了,可能早就把碗窑话忘了”。

吴中杰是中国台湾高雄师范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的副教授,这次特地来碗窑参观考察。吴中杰说:“国际上非常重视姑田话(即碗窑话),它是闽语和客家话合在一起变成新的语言,只有几个地方存在这种现象。台湾有很多人是从汀州移过去的,汀州文化和台湾文化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次我们来这里是想和三百年前的汀州文化进行对比,看一下有哪些改变,哪些是新的。如果碗窑话消失,就太可惜了。”

IMG_9065

图为马树霞(左)接受采访。

说起碗窑话的保护传承,一头白发的原福鼎市文化馆馆长马树霞十分激动:“保护碗窑话,做起来难啊。普通话是好,用得普遍,但讲普通话不等于丢掉方言。所谓‘离土不离腔’,方言不能丢弃。日本学者木下相子是专门研究中华文化的,会讲普通话。有一次,我带她去吃米粉,她问我这个叫什么,我说叫‘米粉’,她说和他们日本语的叫法一样。从日本的方言可以看出日本文化是从中国借鉴去的。日本人都这么重视中国文化,我们更要重视。中华文化要传承,不能忘本。”

不能忘本,正是碗窑村“传话”的出发点。记者了解到,清康熙初期,余、黄、邓三姓一同自福建汀州府(现龙岩市连城县姑田镇溪口村)迁入,碗窑先祖不仅带来了烧碗工艺,同时也带来了一种闽西的客家语言,与福鼎语言不同,因汀州府以前称天州府,因此这种语言亦称天州话(当地俗称碗窑话)。碗窑先祖远离故土不忘乡情,立遗训在村里要讲碗窑话,要下一代和刚刚嫁入的新媳妇学讲碗窑话,口口相传,几经传承,使得碗窑方言得以延续至今。让先祖们始料未及的是,随着时代更替,岁月轮回,以往曾是碗窑人骄傲印记的方言,它的保护与传承,如今却成了一道难题。这个难题不仅困扰着碗窑人,更缠绕在每个福鼎人的心头。

     IMG_9012

图为“考媳妇”难倒了碗窑小媳妇。

失去方言后 我们还将失去什么?

碗窑话只是福鼎方言庞大体系中的一小块。福鼎方言腔调复杂,可分为六个系统,就是桐山话、闽南话、福州话、汀洲话、兴化话、畲族话。桐山话俗称“福鼎话”,碗窑话属于汀洲话系统。碗窑话前景堪虞,其它“话”的日子也不好过。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学习、工作的需要熟练地掌握了普通话,他们的乡音越来越淡,方言生存的环境正在日益缩小。大家都熟知的古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时至今日,应把“无”改为“已”更为恰当。很多去外地打工的福鼎人返乡,已经习惯于说普通话,甚至时不时蹦出几句英语或韩语、日语,说起方言反而结结巴巴。很多纯正的方言只存在于经济较不发达的山乡,当老一辈人逝去后,一些最乡土的方言即将消失,比如碗窑话。

方言是地域文化的重要载体,若载体不在,各种艺术、技艺也将会随之消失。福鼎作为民俗特色极其浓厚的地域,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简称“非遗”)国家级3项、省级4项、宁德市级9项、福鼎市级9项。若福鼎方言失传,则福鼎“非遗”的传承势必遭受毁灭性的影响,首先受影响的是四个“歌”:“四月初八歌王节”、“佳阳乡双华二月二歌会”、“秦屿方家山畲族三月三歌会”、“福鼎民间山歌”。这些民俗的共同点就是用当地方言唱歌或对歌,在古色古香的地,穿本土特色的衣,哼原汁原味的调,以歌抒情,以歌会友。可以想象,当这些歌者用普通话或非本地方言的语言唱这些歌,怎会让当地群众喜爱?又何以让这些民俗流传数百年不衰?只不过,如今的福鼎,这样的歌者还有几多?还有没有人来继承衣钵?此外,类似“福鼎提线木偶戏”这样的民俗,若没有闽调、畲歌等唱腔配音,木偶犹如失去灵性无法活灵活现,而整个福鼎民俗,若没有方言的支撑,则会失去“灵魂”。

庆幸的是,今年根据国家语委部署和省、市语委的安排,福鼎市被确定为“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建设福建调查点。为挖掘最地道的福鼎方言,保护和传承福鼎本地语言,在专家团队的指导下,对发音人的语音进行全程录音、录像、拍照,然后送往国家语言资源库,作为永久保存的语言资源,为今后研究汉语方言提供珍贵的语言资料。

光靠政府的一两条保护措施显然远远不够,每个在方言陪伴下长大的福鼎人都应该反思:如果不想让福鼎方言在我们的生活中完全消失,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方言是维系乡情、亲情的纽带,它本身就是我们的“亲人”,对于亲人和亲情,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平时不懂得珍惜,一旦失去,徒留无尽遗憾。

  • 责任编辑:廖少锋     标签:方言 福鼎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