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宁德 > 正文

退伍,离别 武警官兵月台上军礼别战友

nd.fjsen.com  2017-09-21 09:59:42 来源:宁德晚报  我来说两句

列车开动,战友们用整齐军礼送别老兵。

最后一个登车的陈思义站在车厢门口,不愿进去。

相拥而泣。

“送战友,踏征程……”当刀郎沧桑的歌声飘荡在宁德边防支队机动中队营区里的那一刻,邱加彬说,自己的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他在朋友圈里写道:“退伍,这个本来已经因为执行特殊任务而延期15天的日子,在2017年9月15日这一天还是无法逃避地来了……”

队长张道芹本还在休假,当天特意回来送这帮“淘气的孩子们”。他本命令送行的战士们不要去车站,可当送兵车的车门要关上那一刻,战士们突然一拥而上挤进车厢。看到这温馨的一幕,他和教导员陈景都默许了这些“不听话兵”的不服从行为,“那就去送吧!”这句话一出,车厢里传来一阵欢呼后就又陷入了离别的感伤中。

“回去后,不要再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哭半小时不出来了!”原本安静的气氛,被这样一句玩笑话打破了。狭小车厢里,这帮只有20岁出头的小伙子们最后一次嬉笑打闹起来。

陈思义就是战友口中那个躲在厕所里哭半个小时的退伍战士。前一天举办的卸衔仪式,意味着他的两年军旅生涯画上了句号。脱下军装后,他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哭,成了他留给战友们可以拿来“损”的最后一个话题。

在中队里,今年和陈思义一起退伍的有十人,大多数都是95后,大家都是从新兵连一起摸爬滚打过来的“同年兵”。

“这一走可能一辈子见不到了!”留任士官郑勇杰告诉记者,当看到跟自己同批进来的兄弟们脱下军装那一刻,内心五味杂陈。“以前听班长说送老兵时会哭,但自己心里觉得不会,大男生哪那么容易掉眼泪,但今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也掉眼泪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这是除了被父亲打之外唯一一次哭得这么伤心”。

大学生士兵余锦涛说,跟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们分别比他大学毕业时跟同寝室兄弟说再见还难受,“感觉相处了两年就像从小长到大一样,我们一定会一辈子都保持联系的。”

中午12时的站台上,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吃饭,教导员陈景站在车厢门口和每一个登车的战士拥抱,其他来送行的战友则隔着玻璃窗比划着各种手势说最后一声“再见”。陈思义是最后一个登车的,由于列车马上就要开动,没来得及拥抱就被战友推上了车,在列车关门那一刻,他对站台上的兄弟们喊:“我不进去就站在这里……”还没来得及说完,车门已经将他和兄弟们隔开。

目送列车缓缓驶出车站,一声“敬礼”响彻在空旷的月台上,前来送别的战友站成笔直一排为车厢内的老兵们送上最后的军礼。伴随着列车移出视线,一声“礼毕”,陈思义和他的九个兄弟的退伍仪式结束了……

记者手记:他们爱吵爱闹,还爱抬杠搞笑;他们说“再也不留长发了”,还说“听到有人叫名字会不由自主地答‘到’”;他们经常站岗扛枪,偶尔也调皮添乱……“谁是最可爱的人?”当你走近这些风华正茂战士时,自然会明白魏巍为什么会用这么美丽的词语来形容他们。(记者 虎妍 文/图 )

  • 责任编辑:吴爱莺     标签:退伍 离别 武警官兵 军礼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