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新闻 > 正文

方和圆——对当代与传统艺术文化的局部浅思

nd.fjsen.com  2017-11-20 10:49:25 陈奕君 来源:东南网  我来说两句

我将西方思维误读成方形,将东方思维误读成圆形,仅仅是局限于绘画理念、健身理念、哲学思辨、设计习性等几个有限的领域去理解的。

构成方形的每条线段是有起点和终点的,它是明确清晰的;圆形则是没有明确的点的,要在没有中找有,那便是无数的点,这种“没有”就是我在思考的艺术的不可言说性。

在这里,也包容两个点之间线条上的无数小点、圆上任意点进行的连接,这种方可成圆、圆中有方的情况。但当方与圆之间的关系投射到当代艺术和传统文化上并不是我这个单一的个体目前能准确理解和归纳的。

这里只是一个非常局部的、不连贯的思索过程的记录。

不可言说性

我们需要受到更完整的东方传统文化的审美教育,就像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韩国、越南人那样,骨子里流出在西方人看来极其神秘浓郁的东方气息。这里指的不是五十年前中国政治因素造成的阶段性的审美特色,更不是指某些突兀的中国纹样和元素,也不完全是东方的绘画和书法之类创作形式,而是东方传统文化中艺术的不可言说性。

中国根本不缺当代艺术的审美教育,这是我在美术学院中的实践体验。中国对外国文化是全盘接受的,我们这一代专业艺术院校出来的科班生受的就是当代艺术的审美教育,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因为当代艺术从西方诞生开始到进入中国直到现在,已长时间是艺术的主流了。科班生受的就是主流文化的教育,即使在材料和技法上受过专业的古典艺术的训练,但在文化语境上受的是西方当代艺术的教育。它是一个相当活跃且庞大的创作群体。

当代艺术是这样的一种艺术形式,它大多数作品的观念和文本高于作品本身的存在。甚至我时常觉得那是一种偏离审美的艺术体验。那感受如同有次我说余秀华的诗太好了,朋友看了后要求我解读好在哪里,反复几次要求后,我被迫解读以下这段: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我解释了自己的直观感受给她:“她对他的爱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欲求,她的每一个夜晚都渴望着和他在一起的那夜的末端的最终体验,她无论有多丰富多少面的自我到他那里都只成了一个单一的渴望他的她。”然后我说:“你要的解释其实是一种稀释,诗本身就是语言的精华。”

这是一个对我来说丧失一个好作品对我造成的不可言说的审美影响的例子,在解读完之后,我再也体验不到这个作品之前那没有用语言说出自己感受的那种审美快感。无论什么人用什么语言去解读,都不会有作品本身精确,所有的稀释都是一种对审美快感的破坏。

不可言说之美中,虽没有明确观念阐述,但有其无限定的理性深度。

  • 责任编辑:廖少锋     标签:传统 艺术 文化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