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寿宁新闻 > 正文

逐梦阳关道——寿宁突破交通瓶颈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纪实

nd.fjsen.com  2019-04-22 10:17:49 来源:闽东日报  我来说两句

没有交通,就没有眼界。我想起当年在福建,去寿宁的路非常难走。乡亲们也不敢把猪养得太肥,因为太肥的话运不出来。但路一通,车一进去,发展就活了。”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说。

如今,当人们指点寿宁版图之时,惊喜地发现,往日闭塞、落后的交通已被境内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路网所取代。一座座桥梁横跨溪流两岸宛如腾飞巨龙;一条条公路如白练般蜿蜒崇山峻岭间。路,在寿宁已不再令人望而兴叹,而是腾飞的希望所在。

曾几何时,扼守闽东北门户的寿宁县,境内山峦重叠,溪涧纵深。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恶劣的山区条件,一度桎梏着全县交通。历届寿宁县委、县政府和28万寿宁人民在上级党委、政府及各有关部门的扶持帮助下,以“滴水穿石”和“弱鸟先飞”的理念与精神,铁心拼搏,向一座座大山发起挑战,开始了战天斗地“开山门”的艰苦接力。随之,一条条康庄大道铺展在这片希望的热土上。

福寿高速带动沿线山村加快发展。卓仕尉

日前,记者来到寿宁县采访,所到之处,城乡交通路网畅通无阻,经济社会事业面貌焕然一新,全县发展渐入佳境。

无路之苦 山高路险百业难

地僻、山高、岭长,曾经的寿宁就似一叶孤舟,默默地“搁浅”在深山之中。

“当年去下党乡的情形,我记忆犹新。下党乡在寿宁县,从宁德到寿宁,坐车要一天才能到,都是盘山路。当地有‘车岭车上天,九岭爬九年’的说法,形容行路之难,那还是到县城去,去乡镇就更不容易了。到下党乡,那真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乡党委书记拿着柴刀在前面砍,我们每个人拿个竹竿,沿着河边走,他说这样走近一点。”2017年2月24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习近平总书记的扶贫情结》一文中这样写到。

群众世代望山兴叹,坐困崇山峻岭之中,地方经济发展更是举步维艰。这便是昔日的寿宁。

在寿宁县交通局工作了30多年的退休老交通人叶恩施对寿宁县过去极为落后的交通面貌也是记忆犹新。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寿宁境内公路总里程仅400多公里,全县由公路部门专业养护的仅190公里。通乡镇公路绝大多数连四级路的标准都达不到,甚至还有近半行政村不通公路。”叶恩施感慨地说,坑洼坎坷、路窄弯急、沙土飞扬可以说是当时寿宁城乡公路的“通病”。去一次福州,天不亮就得出发,车子摇摇晃晃,从早上走到傍晚,近10个小时,到福州时,一身“白”全是尘土。

“一路不通,制约一片”。交通设施越是滞后,经济发展越是缓慢,寿宁正是背着这样沉重的“包袱”戴上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砂石路曾是寿宁境内的交通主干道 。资料图

有一年,一位外商看中了寿宁丰富的竹木资源,欲投资建厂。但当车辆驶入寿宁境内时,曲折的盘山公路和颠簸的路况令他望而生畏,竟在半途就让司机调头离去。

如果说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是经济发展的“拦路虎”,那么,在偏僻山村,恶劣的交通条件更是成为山里人摆脱贫困的沉重枷锁。

对于交通不便带来的苦楚,下党乡群众有过切肤之痛。

“路无三里平,开门就见山。”“山岭高,山路长,样样东西靠肩挑,半世光阴路上忙。”这首民谣真实反映了下党群众当年外出的艰难。

“当年下党的征购粮、茶叶、土特产等均要挑到平溪、南溪、托溪以及浙江庆元县一带出售,而生产所需的化肥、农药等农用物资及日常生活用品等都要从这些地方购买,再挑回到下党境内,往返一趟就是20多公里。”村民王光西回忆。

下党群众最怕的还是得重病。

20多年前的一天,下党乡卫生院院长王金章得了重病,生命垂危。傍晚5点,王金章呼吸急促,昏迷不醒,必须立即送往县医院抢救。但要乘车必须赶到托溪乡溪坪村,只有那才有公路通往县城。村民们便用毛竹做成一个简易担架,带着手电筒,抬着王金章赶往托溪。然而,就在途中,王金章心脏停止了跳动……

那些年,在寿宁,像这样因交通不便引发的悲剧并不少见。破开山门,成了寿宁群众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要修路!”成为寿宁人民心中迫切的愿望。

  • 责任编辑:吴爱莺     标签:寿宁县 交通 瓶颈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