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宁德频道首页 > 医卫快讯 > 正文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你好,麻醉医生!

nd.fjsen.com  2019-11-28 15:09:18 来源:宁德市医院  我来说两句

他们是医院“最神秘最红”的一群人,约不到他们,做不了手术;他们是手术室“超长待机”的坚守者,起早贪黑,早到迟退;他们是无影灯下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为病患减轻疼痛,为手术医生保驾护航。他们,是麻醉医生。层层门禁的手术室,捂得严实的口罩,很多人甚至医生家属都弄不清麻醉医生具体是做什么的。今天,我们走进麻醉医生,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扎一针,睡一觉”?麻醉远非你想得那么简单

上午7点50分,宁德市医院麻醉科医护人员就全员到位,这是每天例行的早会交接班时间。今天有哪些手术?应该重点注意什么?有没有疑难病例?……简单的报告和讨论之后,麻醉医生分赴各个手术室、内镜中心、产房等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8点20分,麻醉医生冯作炫到达手术室开始麻醉准备。今天的第一台手术是腹腔镜下胆囊切除术,患者是一位63岁的老人。“早上有没有吃东西?牙齿有没有松动?有没有假牙?”反复确认过这些信息之后,冯作炫与麻醉护士才为患者进行麻醉和气管插管。十几分钟后,患者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所有的生命指征都靠监护仪上的数字和线条来监测。一个多小时的手术时间里,冯作炫一直坐在监护仪器旁,时刻关注着仪器上各种数据的变化,一步都不敢走开。“只有听到监护仪中患者脉搏的声音,看着数据正常地跳动,心里才有安全感。”手术结束,看到患者安全被送往麻醉恢复室,冯作炫轻轻呼了口气。稍作休息,他又要准备第二台手术。术前谈话、安抚患者、准备药物、实施麻醉、气管插管、监测指标、调整用药、观察反应,直到晚上六点,患者苏醒被安全送回病房,冯作炫一天的工作才结束。从早上7点50分到晚上六点,十个小时的时间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冯作炫几乎一整天都待在手术室里。

这是宁德市医院每一个麻醉科医生的日常。由于科室人手不足,每个麻醉医生值班24小时之后只能休息一天。而且冯作炫是本地人,为了照顾外地同事,最长时间10年没有回家吃年夜饭,家人对他的工作很不理解。“许多人都以为麻醉就是给患者打一针麻醉药就可以了,甚至一开始我家人也是这么认为。他们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每天都那么忙,到底在忙些什么。”冯作炫无奈地表示。其实,麻醉远非想象得那么简单。麻醉医生贯穿每一台手术的始终。手术前一天,麻醉医生要进行术前探视,根据患者的病情和身体状况做术前评估,设计麻醉方案;手术前,麻醉医生要给患者注射麻醉药和气管插管。打麻醉并不是一针,而是“很多针”。麻醉医生要根据病人情况准备麻醉药量,往病人体内泵注各类麻醉药物,以维持麻醉深度;手术中,麻醉医生要全程监测患者生命体征,确保氧气供给、心血管系统稳定,随时准备处理任何特殊情况;手术后,麻醉医生要仔细观察患者情况,直至患者被安全送回病房。

很多人不知道,一旦手术过程中患者出现心脏骤停、极低血压等紧急情况或者急诊抢救时,麻醉医生也是抢救的主要负责人。2019年5月,32岁的务工人员王磊在工作时不慎被切割机割伤,右腰至右腹被切开一道近40厘米长的伤口,患者被送到宁德市医院时,已经处于休克昏迷状态。一场惊心动魄的多学科联合救治随即展开,当天当班的麻醉医生阮云也参与了这场抢救。“患者当时出血过多,出现凝血障碍,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我们立刻为他进行了气管插管,保证呼吸顺畅,并建立多路静脉通路,及时为他输血输液,整个过程仅用了十分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阮云记忆犹新。手术中患者的血压一度无法测出,阮云和搭档使用各种方法维持患者的生命体征。当天的手术持续了九个小时,阮云一直坚守到最后,回到家时累得倒头就睡。1978年出生的阮云在麻醉这个岗位上工作了18年,平均每天要负责3、4台手术,最多的时候达到8台。在他看来,麻醉的过程更像一场飞行。麻醉的开始和结束,就像飞机起飞和降落,最考验一名麻醉医生的经验技术和心理素质。麻醉医生就像飞机师,要将“乘客”安全地带到目的地,也要有足够的能力应付飞行过程中遇到的各种突发状况。

一台手术下来,患者和家属大多知道主刀医生是谁,但很少有人知道手术中的麻醉医生是谁。“患者不知道我们不要紧,能够将危重症患者及时抢救过来,将患者安全地送回亲人身边,这是每一个麻醉医生最大的心愿和成就!”

画气球、聊家常,冰冷的手术衣下藏着一颗温暖的心

“宝贝,你看,气球上的小人儿在对你笑,叫你不要哭,不要害怕哦。”11月21日,蕉城院区手术室里,麻醉医生林晓钦拿着自制气球哄着即将手术的若若(化名)。年仅18个月的若若因耳前瘘管伴感染需要手术,尽管有爸爸陪在身边,陌生的环境还是让若若害怕得大哭。为了安抚她,林晓钦制作了气球,与搭档黄瑾娴医生配合,一个逗若若说话玩耍,一个进行麻醉操作。十几分钟后,若若安静下来,进入了“梦乡”。“如果知道第二天有小朋友要做手术,我们通常会提前准备气球、小玩具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或者用讲故事的方式将麻醉用具童趣化,告诉他们麻醉的步骤,稳定孩子们的情绪,两个人配合,在讲故事中完成麻醉。”尽管来到宁德市医院麻醉科工作的时间不算长,林晓钦却是麻醉科的“红人”,笑起来两个甜甜的酒窝,说话轻声细语,深受小朋友们的喜爱。

“给小朋友插管要相对困难些,小朋友容易喉痉挛和支气管痉挛,因此插管的深度要把握好,插管时动作要更加轻柔。”林晓钦表示,情绪紧张的患者也会增加麻醉和插管的难度,因此在麻醉过程中,安抚患者是每一个麻醉医生的必修课。不止是林晓钦,在宁德市医院麻醉科,几乎每一位麻醉医生都是聊天、讲故事的好手。遇到孩子,陪他们玩耍讲故事;遇到老人或者紧张的大人,就陪着聊家常。特殊的工作环境造就了他们温柔、好脾气的性格。

从医27年,麻醉科科主任陈文斌安慰了不少患者,但陪伴家人的时间却很少,为此他感到愧疚却又无可奈何。他坦言,与收获众多赞誉的外科医生相比,麻醉科医生更像默默无闻的生命守护者,但冰冷的口罩和手术衣下藏着一颗温暖的心,他们希望患者平安,也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

无痛诊疗,你的痛我最懂

11月22日下午四点,刚忙完好几台急诊手术的麻醉医生王明虹又匆匆往产房赶。产妇小陈经历了8个多小时的疼痛后,要求进行分娩镇痛。看着躺在床上满脸痛苦的小陈,王明虹顾不上休息,迅速开始准备麻醉药物。“现在要开始消毒了,会有一点点冰,忍耐一下。”王明虹边操作边细心地安抚产妇。“把身体侧过去,放松;现在要进行麻醉了,会有一点疼;好,现在到最关键的步骤了,千万不要动;麻醉马上完成了,你很棒,再过十分钟你的肚子就不会那么疼了。”每做一个步骤,王明虹都耐心地向产妇解释,缓解产妇紧张的情绪。分娩镇痛完成之后,王明虹跟着产妇回到待产室,继续陪着产妇聊天,顺便观察她的反应。一直等到产妇疼痛基本缓解之后,王明虹才坐下喝口水。09年进入宁德市医院麻醉科工作的王明虹被科室同事笑称为“无痛小公主”,“无痛小公主”有着娴熟的分娩镇痛技巧,更有一颗柔软的心。每次遇上分娩镇痛的产妇,王明虹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她们麻醉的每一个步骤,温柔嘱咐每一个注意事项。“工作这么久养成了一个职业病,就是看不得人痛。听到人喊痛,我也会特别焦虑。多安抚陪伴产妇,会让她们的疼痛感也有所减轻。”王明虹表示,每次看到产妇从痛苦转变为舒适的表情,听到小生命诞生时的有力啼哭,心里也觉得有成就感,所有的疲惫都消失无踪。

医学界通常按程度将疼痛等级划分为十级,最高级别就是产妇顺产所经历的疼痛。为了缓解疼痛,让产妇在相对放松的状态下生产,2018年5月,宁德市医院推出了无痛分娩(椎管内麻醉分娩镇痛)“给孕产妇做麻醉,既要给产妇充分的镇痛和麻醉,消除疼痛和应激伤害,又要考虑到麻醉可能对宝宝带来的各种不利和影响,这些都非常考验麻醉医生的技术。”在麻醉科科主任陈文斌看来,一个好的麻醉医生必须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灵敏的思维、高度的责任心和娴熟的动手能力,而具备这四个条件,至少需要十年的磨练。“十年磨一剑”,每一个麻醉医生的背后,都有我们无法想象的付出。

除了分娩镇痛,无痛胃肠镜、无痛人流、术后镇痛以及疼痛科门诊也是麻醉科医生承担的重要工作。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发展,患者对于舒适化医疗的要求也逐渐提高。舒适化医疗的推广和普及让麻醉医生从“幕后”走向“幕前”,也让他们的工作领域不断延伸。宁德市医院麻醉科目前有33名麻醉医生、5名麻醉护士,每年要承担至少17000例次麻醉,每天的工作量可想而知。由于常年处于封闭的工作环境,捂着严实的口罩,精神保持高度紧张,一些人出现高血压、血红蛋白浓度高、容易焦虑等职业病。“一听说科室有人哪里不舒服,我就特别紧张,经常督促他们多出去活动,锻炼身体。”麻醉科科主任陈文斌笑言,自己当着科主任,却操着“老妈子”的心,“希望每一个麻醉医生都健健康康的!”

麻醉科名片:1990年,根据原卫生部文件有关规定,宁德市医院成立麻醉科,并由医技科室改为二级临床学科,主要负责临床麻醉、疼痛治疗、心肺复苏与危重监测治疗。经过多年的发展,科室人员由2名发展到现在38名(含疼痛科医师6名)。学科业务从过去简单的麻醉方法发展到现在能开展心外手术、嗜铬细胞瘤手术麻醉、单肺通气、靶控麻醉技术、麻醉深度监测等,全身麻醉现已成为宁德市医院麻醉技术主流。除临床麻醉外,也同时开展疼痛科、临床急救、临床监测、无痛门诊等各项业务。

  • 责任编辑:王予捷     关键字:麻醉,医生,患者,手术,工作
  • 打印
  • 收藏
  • 【字号
相关新闻
东南网新闻援助频道
宁德新闻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