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繁体 登录 | 注册
滚动新闻:
站内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 宁德卫生计生新闻网 > 正文

大型民营医院遇尴尬:骨干靠返聘 有的80岁还出诊

www.fjsen.com 2016-08-22 16:58:08 来源:半月谈网    我来说两句

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令人爱恨交加:恨其“谋财害命”,爱其“优质服务”;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难言苦衷:经营税负高,生存压力大,被主管部门和社会舆论“另眼看待”,感慨“一步不宽容,步步不宽容”。

他们,就是民营医院的经营者们。在中国生存30余年的民营医院群体,有的在逐利中沉沦,肆意挥霍着不多的诚信,有的将自己摊在阳光下,吐诉衷肠思索定位。被视为深化医改“活水”的他们,究竟遭遇哪些尴尬与迷茫?在全国医疗的这盘棋中,他们应如何自处?

近年来,卫计委将加快发展社会办医作为深化卫生体制改革的工作重点之一,全国多省市推出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措施,并将社会资本办医的目标写入医改计划。在改革浪潮的催动下,一些民营投资人和公立医院业务骨干率先吃了螃蟹,成立颇具规模的大型民营医院。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与民营小诊所、门诊部相比,他们“船大难掉头”;与公立医院相比,大型民营医院建院投入多,相对税负高却补贴少、补偿资金到位迟,导致亏损成为经营常态,医院发展后继乏力。

以沈阳维康医院为例,该院拥有开放床位1200张,设置科系40余个,建院投资达6亿元,是东北地区最大的综合性民营医院。该院自2009年建院以来持续亏损,2014年底开设沈阳维康医院沈北分院后,医院每月亏损达100万元以上。医院总经理刘忠臣透露,从2012年到2015年期间,医院始终未得到医保补偿,而2013年以来每月从医院扣掉10%的保证金也没有返还。“医保款经常一压2个月,医院还得保证一个月的库存供周转,资金紧缺得要命。”

刘忠臣介绍,沈北新区蒲河地区居民少,没有大型医院,一旦居民急症受伤难以及时救治,维康医药集团因此投资1亿元办维康医院沈北分院。“一期工程我们设了500张床位,结果连100名住院患者都不到,开院半年已经赔了近700万元,二期工程根本不敢开工。”刘忠臣担忧地说。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曾表示,目前医疗服务补偿不足,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所得补偿不足以抵消医疗服务成本。公立医院通过政府财政补贴得以解决,而非政府机构举办医疗机构就要自己额外掏钱补贴。“公立医院因享有优惠,五险一金只占人员费用的不足20%,三险一金只需缴纳其中一个小险种。民营医院的五险一金占人员费用的40%至50%,且三险一金需全部缴纳。税负过重使医院运行压力很大。”

与无需交税、拥有科研基金和人才引进优待的公立医院相比,民营医院没有政府补贴和额外支持,运营成本大得多。刘忠臣表示,维康医院从建院至今从未被纳入省、市、区任何一级的区域卫生规划,也未得到任何财政补贴,“干着公立大医院的活,交着民营诊所的税。”

此外,民营医院增设、扩建分院也常遇阻,与当地政府“拉锯战”的情况颇为多见。有民营医院经营者表示,地方医疗机构常因“地方保护主义”拒绝民营资本进入,保护公立医院和国有企业医院,导致当地医疗资源无法形成竞争,百姓看病难问题难以缓解。

辽宁一家大型专科民营医院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医院申请在辽宁某地级市设立分院,省里已经批准了方案,结果市卫生机构打报告称“不缺眼科医疗机构”,不给审批。“实际上当地除了一个眼科专科医院,只有一家企业附属医院能做白内障手术,医疗资源并不富余。前一阵子我们去当地下面一个县医院搞活动,3天内就筛查了900多名患者,其中100多例白内障需要手术。”

人才:骨干靠返聘,壮年常流失,毕业生招不来

今年46岁的李辉终于发现,自己辞掉公立大医院妇产科主任职位,跑到民营医院当院长,真的是“太有勇气”。

李辉曾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第四产科病房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一年前辞职去沈阳民营安联医院当院长时,李辉并没有体会到“勇气”指的是什么,而在市场上经历一年的摸爬滚打后,她终于体会到:想在民营医院做好医疗,远比在公立医院更难。

跳槽到安联医院后,李辉的教授资格被相应剥夺,更令其无奈的是,医院不能承载应届医学毕业生规范化培训。“2016年有26个研究生给安联医院投简历,我们很欣喜,却没办法招聘。如果招来就需要把他们送到公立医院培训3年,安联医院白白付3年工资。从成本角度来说,我们不愿意白花3年钱,还承担3年后人才流失的危险。”

同样感到“勇气”与“无奈”并存的,还有刘忠臣。随着公立医院近年来的扩建,大型民营医院的医务人员纷纷跳槽:沈阳维康医院医生、护士的流失率达到40%至50%,绝大多数是30岁至45岁年富力强的医务人员,医院只得匆忙间招聘年轻毕业生突击培训。

“公立医院拥有各种资源,民营医院没法比。”刘忠臣告诉半月谈记者,很多医务人员宁愿托关系花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去大型公立医院工作。“我们非常希望全面开放多点执业,缓解民营医院人才不足、后继乏力的困境。现在我们医院的专家、学科带头人,几乎80%都是从各大公立医院退休返聘的,以55岁至60岁为主,最老的已经80岁还在出诊。”

现有人才大量流失的同时,相对高水平的新鲜血液却难以补充。以南开大学医学院为例,近3年来本硕博毕业生有400多人,选择去民营医院的只有两人。南开大学医学院就业中心教师王真表示,目前大型公立医院医疗条件完备、技术先进,有更加成熟、专业的培养体系。民营医院虽然待遇高,但学习机会少,也很少成为医学院的实习定点,导致学生了解不多。

陈仲强认为,民营医院在社会地位、学术团体及行业重大项目建设等方面处于边缘化,医务人员职称晋升相对难,导致高端医疗人才不愿加盟。

责任编辑:谢惠丽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 
宁德卫计官方微信点击或扫描关注